他完成的这么多工作

2017-09-06 04:39

他去世之后,还有很多不知情的患者给他发短信关心他:王博士,最近怎么没到医院来?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快的事情了,可以跟我说说吗?每每看到儿子手机的这些信息,王祚宏总是落泪。

62岁的母亲姚能香老泪纵横,她一个劲地埋怨自己。那天下午5点多,他还来找我,说是刚从省立医院南区当班结束,还要去本部跟同事商量病人的治疗,很快就走了。姚能香说,儿子工作忙,一般一个月才能看他们一次,每次很快就走了,但她很早就知道儿子经常熬夜到凌晨两三点,写论文、搞科研、制定患者的治疗方案等。她也劝过儿子,但儿子总说是工作没办法。前不久,为了迎接医院评审,儿子准备材料,连续工作了48个小时。

一到医院我们就傻了,儿子被送进抢救室,医生说人送来时就没了心跳和呼吸。王祚宏说,到了中午12点,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摇摇头说:人已经去世了。王祚宏几乎一下子怔住了,眼泪都流不出来。他无法相信身体倍儿棒的儿子怎么就突然撒手人寰了。

他每天早上6点钟就起来上班,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就算是铁打的也撑不住啊!姚能香泣不成声,儿子去世后,她收拾东西找到了儿子那两份科研项目的审批报告,她把两本报告抱在胸前哭着说,儿子不在了,再优秀又有什么用啊!

再过21天,王姚斐就要过35周岁的生日。这位有着博士学历的优秀医生,在省立医院辛勤工作了一年多之后,人生戛然而止。11月14日,王姚斐被发现猝死在家里。医院骨科主任尚希福沉重地说,王姚斐是累死的:他是一个优秀的医生。他完成的这么多工作,一般人是做不到的。

11月14日上午8:30,63岁的合肥市民王祚宏与老伴在家闲聊,突然电话响起。你们快过来一下,姚斐生病了。电话那头是亲家,她与儿子一家三口住在一个小区,说话语气很急促。撂下电话,王祚宏心里咯噔了一下,觉得不对劲:他的儿子王姚斐身高1米8,能一口气做80个俯卧撑,从来没生过病,怎么会突然病倒?王祚宏与老伴立即打车赶往黄山路儿子家,还没到,亲家又来电话说,姚斐已经在医院了。他们又连忙赶到医院。

2004年,王姚斐从安徽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在芜湖一家三甲医院工作了4年,2008年,他考入中山大学医学院攻读骨科学博士,去年7月,他被以优秀人才身份进入省立医院骨科工作,主治骨瘤,医治了很多患者。

昨日,记者看到了医院开的死亡通知,死因一栏写着6个字:呼吸心跳骤停。

儿媳向王祚宏夫妇回忆说:11月13日晚上8点多,丈夫从医院下班回家,陪3岁的儿子玩了一会,就跟往常一样进书房开始工作,后来,她带着3岁的儿子在儿童房休息,第二天早上7点多,她起床准备去上班,却看到丈夫的鞋子、包都在家里。他每天6点多就出门了,怎么今天还没走?她上卧室瞧了瞧,发现丈夫躺在床上,上前一摸,竟然没有了呼吸与心跳。

来自淮南的丁女士患有骨瘤,王姚斐是她的主治医生。我得了这么重的病,他不仅给我动了手术,还经常宽慰我,鼓励我战胜疾病。丁女士在发给王祚宏的短信中说,他这一走,我觉得我的精神支柱倒了。